|

南昌城不仅是载入史册的璀璨江南水乡,更是一座“军旗升起的地方” 刘涛在南昌的演唱会

作者:lol总决赛下注-首页 时间:2020-08-26

编者按

“老家很远,什么时候去,我在吴门生活了很长一段时间,是长安大队的一员。”古往今来,许多文人学者在家乡周围留下了浓浓的多姿多彩的情怀。无论我们身在何处,家乡的山河都是铭刻在我们心中的乡愁。

诠释中国人的乡土情结,凝聚同心追梦的力量,由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联合酷我音乐出品的音频节目《我和我的家乡》(第一季)正式上线。每期节目将推出一个主题城市,邀请一位青年正能量嘉宾,以作者专属的乡愁,加上小镇人身份的叙述者,集中描绘城市魅力,展现一座城市普通人的生活和经济社会成长。

听着当地的方言,品尝家乡的味道,我心中的这座城市和那群人似乎看得更清楚了。欢迎收听:

大家好。我是刘涛。南昌是我热爱的家乡,这里是“军旗升起的地方”,鲜血是这座城市的底色,我爱这片土地。

南昌是我成长的地方,也是我心中最柔软、最真挚的情感。现在我想给大家讲一讲我家乡的故事。

“大南疆,大繁荣”是给南昌的。南昌自古以来就是一座水城,其重要的地理位置是“以三江为裙,以五湖为带,控制楚国大地,毗邻瓯岳”。“九州七门、十八坡、三湖、九锦、江西”是南昌城市的真实写照。

汉高祖五年,叶下之战平定了江南各县,首次将南昌县划归余章县管辖。在谁以农业立国的时代,南昌的经济地位尤为重要。透过汉代墓葬出土的农具、灶具、粮仓和酒具,可以看到南昌在当时的繁华。因此,在南方战争期间,这里也成为集结军队、节约粮食和物资的繁荣之地。

所谓“物华天宝,人杰地灵”。在这片美丽的土地上,唐朝贞观年间,滕王李元英在这里修建了滕王阁。后来又吸引了王波、白居易、朱熹、辛弃疾、张九龄等学者为其献诗。站在滕王阁上,望着眼前的干将河,王波写下了《落霞苍蝇寂寞,秋水如天》的美句。因此,滕王阁就更出名了。

南昌城不仅是载入史册的璀璨江南水乡,更是一座“军旗升起的地方”。南昌起义的枪声,犹如一道划破夜空的闪电,深刻地影响着中国革命的走向。

在樟树下,南昌注定是一座血腥浪漫的城市。革命先辈们聚集在这里,练就了催人奋进的“八一精神”,让它扎根在这片热土上,成为南昌人代代传承的基因。

刘涛在南昌的演唱会

刘涛:南昌的影象,流淌在人们血脉中

八一大桥

曾几何时,南昌里流传着一首民歌:“风吹黄尘,无路可走,雨打积水。”这座老城的旧貌突然浮现在我们面前。当时,整个红谷滩只有一条国道,荒滩下只有牛、水鸟和杂草。

但南昌人并没有忘记这座城市激情而热血的底色,愿意拼搏的南昌人正以“昼夜飞尘、黑夜奋战”的速度,满腔热情地建设着自己的家乡。在过去的几十年里,南昌这座城市变得越来越高,越来越胖。纵向上,从30米高的江西饭店到303米高的绿色双子塔,摩天大楼鳞次栉比,大都市天际线不断刷新;横向上,从地图上8.28平方公里的老城区,到350平方公里的“一江两岸”新业态,城市新气象拔地而起。

扬子岛以北,西至梅岭,南至越南东部瑶湖莲塘镇,这张凝聚了无数南昌人心血和汗水的地图,终于成为一幅线条丰富多彩、密密麻麻的巨幅画卷。

但是不管我们走得多远,女孩叫“女孩”,男孩叫“字里”(音译)。

干将河夜景

太阳东升西落,一次又一次,南昌的形象在人们的血液中传承。始建于西汉初年的余漳县,如今已成为最具成长潜力的活力之城。当襄阳穿透清晨时,这座城市的历史与现状映照在干将河面上,向着“繁荣南疆,繁荣南疆”的期盼进发。

泉源:中国青年报客户端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