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核雕工艺繁琐细致,首先要精于选料

作者:lol总决赛下注-首页 时间:2020-09-19

广济桥是潮州的地标修建,也是许多民间艺人争相创作的题材,之前我们带大家到浮洋镇洪巷村浏览了铜制广济桥,今天则要带您到东凤镇昆五村去看稀奇,核雕艺人郑良枢花了两年多的时间,用乌榄核镌刻出一座广济桥,微雕武艺让人叹服。

潮州湘桥好风骚,十八梭船廿四洲,核雕作品《广济桥》长约1米,亭台楼阁高约5厘米,镌刻精致入微,形态小巧玲珑,精湛的武艺,让鉴赏者无不啧啧称奇。

东凤镇昆五村村民:

做得很是像,精工细雕,全村村民很是佩服他。十八梭船廿四洲的核雕作品确实令人很是震撼,作品惟妙惟肖,比力贴近生活。

核雕是中国传统民间微型镌刻工艺,郑良枢创作核雕已有十多年时间,之前做过蟹篓、十八罗汉等种种造型的作品,创作潮州地标修建还是头一次。

潮州核雕非遗传承人 郑良枢:

以前是做单件单核的作品,近期就想创作潮州的地标实验用拼接的形式来做,拼接的话结构要精密,难度就在这里。

核雕工艺繁琐细致,首先要精于选料。因为乌榄品种较多,须凭据其巨细、形状举行分类。郑良枢说,创作亭台楼阁的榄核,直径一般为2.5厘米,创作梭船的榄核,直径约为1.5厘米,径寸之间,尽显功夫。

潮州核雕非遗传承人 郑良枢:

榄核要切开,榄核的密度很大,开的时候难度也大,其时手也被机械切到过。

想要创作出一件精致的作品,需要一颗平静而专注的心。郑良枢一手持核,一手运刀,下刀利落准确,走线平稳洒脱。

潮州核雕非遗传承人 郑良枢:

这件作品难度最大就在这四个游客,一家子前面是母女手拉着手,后边是父子手拉着手,连在一块做的,高是十毫米,最小的手指是零点几毫米,做的时候是在二十倍的放大镜下做的,花了十几天的时间才做成这四人。

郑良枢的妻子 郑镇娜:

早上八点就开始做,中午有时候做到很晚,有时候等到我们吃好叫他去吃,他说还要再等一下,晚上也是做到很晚十点多十一点,做到一半的话就要坚持做到好。

一刀一刻的精雕细琢,将一枚枚平淡无奇的榄核酿成一件精巧细致的艺术品,这是核雕的魅力所在,也是郑良枢孜孜不倦的追求。

潮州核雕非遗传承人 郑良枢:

整件作品用了两年多的时间,用了100多枚榄核,接下来创作更多的作品,更精彩的作品,让大家来浏览。

咱们潮州真的是人才辈出,匠人们的巧妙构想让人赞叹,他们孜孜不倦、字斟句酌的工匠精神,更是让人佩服。

泉源:潮州电视台

潮州一民间艺人用100多枚榄核雕出一座广济桥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