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胃里那些没有打过农药的山里红

作者:lol总决赛下注-首页 时间:2020-07-26

妈我已养肥养高该反哺了

我徐徐冷却拒绝每一朵乌云

我的青春梦已无处安放

属于我的那一颗钙化成老屋的一根房梁

只学着姜太公的姿态

生活溃烂了几多个洞

蒸发生旦净末丑

每一条彩虹

心安是归处

一朵皎洁的小花不卑不亢绽放

盯着十丈软红里

常英华:孤苦的高度(诗歌·外三首)

属于我的那一颗钙化成老屋的一根房梁

剩下银白的还给自己一出生就受饿的

我不问那些花儿

眼光飘向远方未曾被谁点燃

只有窗前的那棵酸梨树定时结出果实

似乎走到今天

属于我的那一颗钙化成老屋的一根房梁

一遍遍用快进的运气告诉我——

从流放到回归

在我快要遗忘身世时泛起酸

瞥见你我的眼光喷出火焰

让个性顺从于世故

留在我筛子一样的心上

这不惑之年的生日像融合剂

又被孤苦重新种上

它从膨胀的远方滤出归途

又在归途中滤出一只山雀的哀鸣——

比出墙的红杏还要不循分

钓另一种宿命

一切效果都悉数交给运气

这不惑之年的生日像融合剂

欠恋爱一场风雨

我曾试着褪去身上滚烫的土腥

退至静默的黑白相框

惑与不惑告竣了怎样的默契

这不惑之年的生日像融合剂

与奶妈合成了一个“人”

从清晨到日暮滤出浓稠的一生

循环的日子架在了火焰上

这不惑之年的生日像融合剂

渐远的青春不时转身抛个媚眼儿

每一颗都是回不来的亲人啊

已无人能走进我不惑躯壳内

依然疑惑的芳心

或许孤苦是味解药

重复沸腾、冷却

却留不住烟火味

成为昨天的我自己

她掏出干瘪的乳房唤我吃奶

激活她被手杖撑起的半条命

已没有哪一家人的烟火

最终长出的是奶妈停滞的影象

这不惑之年的生日像融合剂

她像饥渴许久的孩子

你却沦为凡尘

像一茬又一茬庄稼被年轮收割

我唯一而永恒的表明

那些从我心眼儿中陨落的人

似乎所立之地应心无旁骛

院子里的猪、鸡、狗和牛

不等时光逼我老放慢心跳

这不惑之年的生日像融合剂

我对着夕阳拔下半生青丝给她

我中心的许多面貌已从缤纷的舞台

今后我的每一天都将被溶解

低矮的家乡却逐年长高

老屋装着我土壤般的身世

视为你的转意转意

这不惑之年的生日像融合剂

收容做过的梦和梦里真善美的事物

和挺不直的脊梁

在众多传说里

煮沸一颗痴心

这不惑之年的生日像融合剂

一觉醒来我就是它们

将无边无际的牵念吸入心肺

活成世人接纳的样子

留下迷失

这不惑之年的生日像融合剂

胃里那些没有打过农药的山里红

指着快要掉光的牙齿哭泣

像日月交替着妖冶的双眸

几多年了我等你的心葬进土壤

就像不问自己

往复中立于无常

这不惑之年的生日像融合剂

红杏花似开未开轻锁悸动的心跳

四处寻找安身之地

是否甘愿宁可开的时短谢的时长

妈老屋不老我不敢长大

心就被欲望揭穿几多个眼儿

我低头喊了一声妈

返回首页